搜索

投稿邮箱: youthcunguan@qq.com
首页 >> 村官原创 >> 正文

【村官日记】扎在心坎上的那间垛木房

http://www.youth.cn 2018-10-15 10:20:00 中国青年网

  有关“垛木房”的回忆,被封存在孩童时代的记忆里。纯木头屋架,房顶或铺一层薄木板或置几张石棉网,夏日凉风习习,冬日习习凉风。小时候,家住土木房的我特别羡慕有“垛木房”家的孩子,在家里,躺着都能欣赏外面的风景,隔着缝隙朝屋外吼几下,可以清嗓子,又能引起“过路人”的注意,偶尔顽皮,就上房追逐探头探脑的松鼠,然后“咻”一下,“安然落地”。有时候运气差,房顶“开花”,大人“开骂”,小孩“开溜”,多么淘气和热闹的场景,那时候“垛木房”是个“温暖的存在”。对于吃个鸡蛋也很“奢侈”的年代,“垛木房”是“大众脸”,无人惊叹。如今,离2020年全面脱贫不到2年的时间,它的存在,却如同波涛骇浪,使劲抽打着扶贫路上的工作队员,侵蚀着一颗颗揪紧的心。

 

  2018年10月1日,举国欢度国庆,而我们,在路上。团结村委会工作组及成员分组分工,在县住建局指导下,对农村危房进行再一次精准识别和定级。有幸,忙为内务后,跟主席字张燕和村主任字晋德一组,继续走访危房户。国庆,我们“在扶贫路上”,几分辛苦,几分心酸。

  这是团结村草房组的杨文宏户。年迈的老母,在孙子孙女的呼唤声中从远处农田里赶来,字张燕主席跟她寒暄问暖了会,就让她坐着说说“心事”,随即递了个解渴的黄瓜给她。看着三人“深情”的聊着,觉得很温暖,又很心疼。“垛木房”,20多年后,重现在视角里,扎在心上,撞击翻腾的内心,无法想象,屋主如何应付寒来暑往?又该以怎样的心境与“陋室”对话?是一贫如洗,还是“两袖清风”?大概都不是。一直坚信“小康梦”在“灯火阑珊处”的我,瞬间心里落了层冰霜,喉咙被卡住,一时语塞,心底更是五味杂陈翻滚。虽然,扶贫人攻坚克难,致力脱真贫,但深度贫困人不可能短时间脱贫致富,真脱贫,谈何容易。

  字晋德阿哥说,团结村至今还有更多的的农户居住在垛木房里,虽然都纳入了脱贫攻坚“四类对象”,但脱贫现状不容乐观,还需我们“拼命奔跑”,赛过时间,才打得了脱贫胜战。我张大了嘴“真不可思议,我以为垛木房是历史了,没想到却是正在上演的现实”。内心咀嚼着酸苦,突然觉得,我活在一个乐观的世界,乐观到以为户户有“安居房”,家家有青瓦白墙,何曾想过,还有很多人,挣扎在狭小的垛木房里,饱经风霜。自以为的扶贫人努把力,就能给贫困户带来“福音”的想法被现实磨得粉碎。

  跟随指导的住建局工作人员说,垛木房属于D级危房,不达到抗震设防要求,建议拆除重建,拆除重建,那么,“安居房”一定会有的。回头的罅隙里,看到老奶奶露出久违笑脸,小心对我说“相信你们,相信政府”,这句话,深深扎根在心底。如果,疯狗狂追的惊吓,深陷泥沼的尴尬,泥泞颠簸的煎熬,烈日焦灼的疼痛,“5+2”,“白+黑”,无国庆,无假期的努力能换来贫困群众搬离危房,摆脱穷苦的桎梏,那所有努力就都值了。

  看着字主席和字主任坚定向前的眼神,听着泥土路上铿锵笃定的步伐,顿时发觉,这是一条“不归路”,没有捷径,不得犹疑,更没有退路。脱贫攻坚,任务如此繁重,不干在难处,如何咀碎嚼细剩下这些难啃的硬骨头,脱贫攻坚,举步维艰,难关重重,可我们不能逃避,不能畏难,只有前进,前进,再前进。

  云南省云龙县团结村委会村官 罗银菊

编辑:左橙 来源:大学生村官之家网

博天堂国际